xbtx

嘟啦啦~~

变身魔术师先生(Damian&Colin,JayDick)

故事要从某个下午,Jason偶然间回到Wayne大宅打发休闲时光讲起。当时他只是打开了厨房门然后走了进去而已。接着他因为看到的情景愣了一会儿,四下打量了一下确保自己不在什么平行世界。
也不是说这是第一次见到Wayne家的小恶魔居然也能和别的小孩儿玩得起劲儿,但是看到那种绝对笨拙的魔术现场多少还是令Jason怀疑了一下,是不是有人偷偷替换了这个小鬼头以试图潜入蝙蝠家。
Alfred现在并不在这里,厨房的窗帘没有拉上,午后的阳光便毫不吝啬地撒进屋里,给木质的家具罩了层毛茸茸的金边。
Damian和他红头发穿格衫的小伙伴面对面坐在Wayne家的厨房准备食材的桌边,桌子上一边摆了蓝莓味的蛋糕,另一边是朗姆味冰激凌,以及中间放了两张纸条。
“好了,现在,我们要玩一个游戏,”Damian宣布道,“我们会轮流抽一张纸条,看清上面写的是蛋糕还是冰激凌,然后闭上眼让对方猜,赢得那个人可以吃一口。”
他的口吻带着点骄傲地神秘,如果是Jason这时候已经对着他的脑袋来一下了,但是Colin只是既兴奋又开心地欢呼说:“好!那我先猜!”
——这可真是个幼稚的游戏——Jason翻了个白眼,走过去自冰箱里拿出啤酒,这时候Colin已经做出猜测,不出所料,他错了。
于是Damian满意地吃了一口冰激凌,并答出了对面孩子刚刚抽到的内容。Jason百无聊赖地在他们边上走过,顺便观察了一下桌子上的纸条——从合起来的外观看,并无特殊的标记,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到了完美的地步。说真的,居然有人只是为了玩个游戏就把道具做得跟拿精密仪器弄出来的一样?
Jason拿了份报纸正打算离开这么吵闹的地方,由于回合时间太短,眼看着朗姆冰激凌几乎被对方吃完了的Colin终于叫了起来:“你怎么会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一般来讲被完胜多少会有些感觉对方耍诈的不满情绪才对,但他只是单纯感到好奇。
Jason觉得Damian的骄傲就要刻在脸上了——他的尾巴要竖到天上去了,如果他有的话。
“这是科学,我靠的是脑子不是运气。”Damian大声地说,随后以大慈大悲的口吻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我可以教你。”他附到Colin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对方听完大声笑了起来。
“居然是这样?我还以为你真那么了解我呢!”
于是Wayne家的少爷抗议起来,“这没你想得那么容易!”
“别不高兴地撅嘴啦,我要去试试!”Colin一边宣布,一边自椅子上跳了下去,木质地板发出愉快的轻响,然后他的目光就转向了这屋里多出来的另一人身上:“嘿,Jason!我可以在你身上是做一个实验吗?”
“我没不高兴,我也不撅嘴!”“不行。”大小鸟同时回答,然后他们相互看了眼。
“你害怕我们会对你怎么样?你在害怕?”Damian哼了一声,双手环胸。
这话让Jason感觉额角在跳,他眯起眼心里默念前两天答应夜翼不在万不得已时不会对着小鬼头拔枪,一边咬牙切齿着:“你说谁他妈不敢。”
———————
———————
Jason后悔参加这种幼儿节目了。即使邀请他做嘉宾的人是一个居然能忍受小恶魔脾气的人。不,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圣人!但Jason还是厌烦了这个持续睁眼闭眼的活动。
他被拿来做实验直到Colin吃完了一整个蓝莓蛋糕,而且Damian拒绝Jason在Colin没猜出来的时候得到他的那一部分蛋糕。倒也不是说他真的在意。
他是个在喝啤酒的成年人。
“你不是在参加游戏,Todd,你只是试验体。”Damian第不知道多少次将蛋糕护在了怀里:“而且你是个失败的试验体,你根本没有认真配合!”
他当然没配合,他又不傻他才不会去闭上眼使劲想刚刚纸条上写了什么。Jason把喝空的酒罐捏扁,耸耸肩,对Colin充满感情地遗憾着说:“看来你得找教你的人来做实验体了。”
Colin也耸了耸肩,看样子他已经习惯了蝙蝠家这群人的心血来潮、喜怒无常、趾高气扬,或者别的什么了:“还是谢谢你,至少我几乎吃完了那个蛋糕。”
Jason点了点头终于拿着报纸走了出去,顺便回头看了眼,Damian正装做一脸不满地把蛋糕推到了Colin面前,男孩有些惊讶有些开心地重新拿起叉子,Jason心情不错地哼了一声,掩饰自己挑起的嘴角——因为你猜怎么着,在你把眼睛黏在蓝莓蛋糕上时,Wayne家少爷就没打算再让别人碰到一点了。
———————
———————
Jason Todd不是刻意回了安全屋熬夜上谷歌去查这个弱智魔术的。
Jason Todd没有大清早专门跑到哥谭最赞的甜甜圈店去抢购两款限购款甜甜圈的。
Jason Todd站在Dick Grayson布鲁德海文的家门口犹豫着是敲门还是怎样。
最后他啐了一口自己:“他妈的有病。”转身就要往回走,却被突然开门从后面扑到他背上的青年拖了个踉跄。
“Dickie bird,你做什么!”他嘴上说着,却没怎么反抗对方将自己拉进屋的动作,僵硬着手臂确保不会让两个人的身体挤烂手里的纸盒。
作为一个休假日,显然布鲁德海文的小警官今天起得有点早,而且看样子他穿着夜翼的制服像是要去哪里,他勾着Jason的脖子不愿意下来,伸手拿出电话在恋人面前晃了晃:“我昨天晚上开始给你打电话你一次都没接,我还以为…”
哦,他昨晚上为了那个小把戏没有留意手机更没戴上通讯器。
Dick把脸窝在Jason后颈,热气吹在露出的皮肤上,Jason不确定到底是他们中的谁在微微颤抖停不下来。
“嘿…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嘿,看看我。”Jason放低声音轻轻哄着恋人,拧身将背上的人揽入怀里,“抱歉,我太专心没注意到。”
这时候的阳光已经足够明亮,顺着Dick大敞的门窗将他狭小的单人公寓照得有些温暖。Jason在Dick大概是被他自己抓挠得比往常更加乱糟的黑发巡视着整个房间。这个人一晚上都坐在沙发上,门户大开是为了第一时间冲出去,还是为了告诉自己恋人很快就会从那里进来?
昨晚的夜风有点凉,茶几上的杯子告诉Jason对方喝了多少速溶咖啡,但他怀疑这个人有没有在意那些液体冷了下来。
“Jay,你拿的是什么?”安静了一会儿Dick抬起头来打断了Jason的观察,他的双手还环在高个子男人的腰上,他的蓝眼睛因为里面倒映出的脸而充满了笑意。
Jason深吸了口气——上啊红头罩你杀人不眨眼还怕个幼稚的魔术不成:“我昨天看到小恶魔和小鬼头在——”
“Dami和Colin?”Dick插了一句。
“嗯哼,是他们,然后我想和你——”
Dick好像知道他说不出口一些肉麻的句子似的再一次打断了他,这回笑得快看不到眼睛了:“你想和我玩游戏?啊~小翅膀好久没找哥哥玩了~”
——冷、静、现在揍这张欠扁的嘴就功亏一篑了。
但是啃一口应该是合理的?
反正红头罩以闪电侠的速度拿下了这个任务。
———————
———————
Jason把被吻得喘不过气的恋人放在餐桌上,对方脸颊绯红,眼神有些迷茫,他们刚刚流出的唾液还一路顺着流道他颈项处。
Jason稍稍后退给两人一点空间。“好了,规则是这样,我左右手分别拿着两种你最喜欢的甜甜圈,你选一个然后闭上眼,如果我猜对了,我可以吃我想吃的那个,如果我错了,你就可以吃你的那个,理解了?”
“嗯。”Dick的回答更像一声喘息,他一瞬不瞬地盯着Jason的眼睛,令人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听进去。
——果然这个魔术实在太蠢了。
Jason在心里又骂了一声自己。好吧,其实他就是想看这家伙惊讶又开心的表情而已,告他啊。
“选好没?”Jason问。
“嗯。”Dick坐在桌上点点头,他悬空的双腿晃了晃,Jason赶紧把视线挪回他的脸。
“那就把眼睛闭上。”他轻声命令道。
Dick照做了。几乎是迫不及待的。
阳光自他左侧的窗户打进来,让他像兀然降临的天使,他白瓷般的皮肤让Jason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就要碰上前,Jason突然想起自己本来在做什么。
好吧,他不能离得那么远,注意力太分散了。于是Jason向前挪去,站在了Dick分开的腿间——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么危险的坐姿的?
Jason的目光凝在恋人的脸上。
这家伙的嘴唇太令人分心了。怎么会那么红,还带着水迹反着光,肿得就像刚刚被蹂躏过一样。
然后Jason看到Dick微微张开的嘴唇被探出的舌尖舔过。
——操操操操!这他妈是犯规!
Jason感到全身的血都在往下汇聚,他吸了一口气,默背昨天查到的诀窍——看眼睛的转动方向、潜意识、肌肉与心理学…
他猛地扔开了一个甜甜圈揽过Dick的后颈,几乎贴在额头上地瞪着他的眼睛。
他们的呼吸吹在彼此脸上。
“你还没猜出来吗?”Dick问,他没有因为Jason突然的触碰睁开眼。
“有点耐心,黄金男孩。”Jason扁扁嘴把注意力放到重点部位。
Dick的眼睛在眼睑后不偏不倚,他的睫毛有些长,在脸上打下些阴影,而且他现在就像只受了惊又有些紧张的小动物——
Jason反应过来前,他的手一用力把Dick按到自己的嘴上。
“嗯…唔?”Dick在他的舌头进入嘴里的时候发出了一声更像呻吟的疑问。
Jason终于扔下了另一只手拿着的甜甜圈盒子,把Dick推到在桌子上。
——好了不猜了,让操他妈的读心术去见鬼,老子他妈要亲死这家伙!

———END———

评论

热度(42)

  1. Sayoko in wonderlandxbtx 转载了此文字  到 Jayd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