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btx

嘟啦啦~~

【Jaydick】【ff生贺】青春期与后青春期

青春期与后青春期

 

杰森咽了口唾沫,他的手指能够感到被暖热裹紧,他向上曲起轻叩,迪克仰起头,抓着床单的手更加用力,脚背绷直,自喉咙深处发出悠长又软绵放松的声音。

“杰。”他断断续续地重复这个音节,杰森想他应该准备好了。

作为第一次和男人一起的两人,他们一直在放慢速度,杰森一点也不想令他的恋人受伤。而且毕竟,他还要做很多很多次,怎么也该有个好开始,不是吗?

他舔了舔下唇——迪克的——然后拔出了手指。

迪克似乎不习惯又似乎依依不舍地扭动着腰肢。杰森将他双腿挂在了肩上,他俯下身,微微轻咬恋人的下巴,并不转移重心向上。他可不会在这个时候堵上那个会发出一切由他引起的声音的嘴。

突然一道白光在他眼前闪过。

杰森首先觉得他的持久力并没那么菜,其次有点怀疑这个升上顶点的感觉也和之前和女人们一起的不同。接着,他感觉到肩膀上的压力变轻,他低头看去,一个捂着额头穿绿色短裤的罗宾正仰面朝天躺在他身下。

罗宾的双腿正挂在杰森肩上,几乎对折的姿势似乎没有对他造成影响,他很快意识到环境的变化以及身边突然多出来的陌生人,于是进入备战状态,他没有多说什么,腿几乎立刻夹住杰森的头,要不是杰森陶德才没那么容易被搞定,现在就该哀悼一下那可怜的自尊心了。

罗宾不恋战,一个翻身脱离了杰森的攻击范围,他贴着墙角站着,虽然看不到,但是杰森知道着每一个罗宾这时候都在研究离开的路线和打到敌人的方法。

“你是谁?”一个有些稚嫩又有些沙哑的声音。这让杰森一时间没有办法判断到底是哪只罗宾和他的迪基鸟换了位置。

好吧,这个罗宾打算先确认对方的身份。那至少排除了他自己和小恶魔。

于是还有谁穿过绿色小短裤?

“我是杰森陶德,我也做过罗宾。”少年迪克还是表情丰富得要命的黄金男孩,他显然在面具后做出了不太相信的表情,但是并没有打断他,于是杰森叹了口气,试图让自己的口吻听起来足够真实,“迪克,听着,我不是你的敌人,而不管你是否相信,我都得告诉你,这里是未来。”

“额,所以我真的跟自己对换了?”迪克似乎很难被所有一切莫名其妙的事情吓到,即使现在他还只是一个处于变声期的毛头小鬼,他把手伸到杰森视线所及之处,“好吧,我们来谈谈?”

不论是哪个迪克,他的微笑总是必胜武器。

 

=======

 

迪克没什么犹豫地摘下了面具,他表示他们可以坦诚相见,然后他又指出所谓坦诚不是一丝不挂。

杰森并没有一丝不挂,他只是刚好忘记了自己的“好兄弟”还赤裸地站在那耀武扬威。

太操蛋了。

整个事情的问题最终都出在他刚刚又一次搞砸了上他哥哥的机会。不,让我们说,这一次也是被搞砸的。

“所以未来的我和你是什么关系?”天真乐观的傻鸟笑呵呵地坐在杰森家的皮沙发上,那是杰森第一次尝试却被“蝙蝠召唤”搞砸气氛的地方,就在一周前。

“和你没关。”已经穿好了裤子的杰森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比起时空穿越者显得更加紧张,“我需要知道你从哪里来,因为有个傻瓜被传过去了,什么都没带。”

“我猜我很快就会换回来,别担心,我肯定不会有事的。”

“我一点不担心你身上会发生什么,罗宾。”那是谎话,不论是哪个迪克格雷森,杰森可从来都不想看到他受伤。他厌倦了那个支离破碎的鸟儿躺在地上,却没有人把他捡回家。

屋子里安静了一下。这不太正常。

杰森非常清楚那只罗宾鸟在这个年纪是有多么吵闹,虽然他没有亲眼见过,毕竟等到他开始穿那套审美糟透了的制服时,奇迹男孩儿穿了长裤去另一个城市占山为王。

就在杰森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担心这孩子有没有在过来的途中撞到脑袋时,迪克突然欢乐地说:“你说你也做过罗宾?那你应该算是我的小弟弟了?”

现在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杰森因为不屑所以晚了一步反驳,于是下一秒,迪克很开心地扑了上来,就像每一次夜翼心情好时一样,把杰森的脸埋在胸口确保他无法呼吸。

“太好了,我还从来都没有兄弟呢!”

太好了,杰森也从来没有一个比自己小的哥哥呢。

 

=======

 

杰森难得好心把床让给了年幼的那个自己去睡沙发。他其实不挑床,但是他盯着天花板看了很久,他确实睡不着。

因为卧室门半虚半掩着,杰森并不迟钝。

“额,睡眠问题?”隔了很久那个不太熟悉的声音从那条缝传出,然后比杰森第一次见到的还要年轻几岁的迪克走了过来,在黑暗中踩着平稳的脚步声,“需要我陪陪你吗?”

杰森没有像平时那样拒绝,也许这个时候需要陪伴的人并不是他。一个单薄许多的温暖身体靠在了他的手臂上,“你想聊什么吗?”

“没有。”

“好吧,那你愿意听我说话吗?”他把杰森的沉默当作了许可,真有迪克的风格。

在黑暗中不那么熟悉的声音却是迪克的语调,恍惚地回荡着,杰森最开始是确保自己有听进去,但是渐渐他感觉黑夜包裹了他,模糊又温暖。

他坠入了沉睡。这本来不是他的打算。

 

=======

 

最近几天起床的时候,杰森会试图趁着生理性的机会,给自己一个棒极了的早晨活动。前提是身边能够摸到那个本来该在睡觉的人。但是这周的夜翼似乎有很多晚班要加。

今天他醒来的时候怀里有个柔软温暖的物体,这令他由衷地感到一阵舒适。杰森稍稍用力令自己精神的下身磨蹭了一下怀里的人。

惹来一声惊叫。但比他想听的要年轻,还带点沙哑。

电光石火,杰森脑内一阵轰响,他猛然清醒过来,睁开眼看见一双湛蓝的眼,他立刻抽身跳到了茶几的另一边。

少年期的迪克字杰森的皮沙发上坐起,通红着脸。他的裤子看起来比杰森借给他时要紧贴身体。他扯着衣角似乎想遮蔽什么。

“额,没,额,”杰森清了清嗓子找回自己的声音,“这没什么,不过是早上的正常生理反应。”他非常努力地确保自己看起来很坦荡,而且没有因为自己差一地成了儿童猥琐犯受到影响。

但是迪克似乎有别的想法,他低下眼,脸比刚刚更红,如果不是看到他的胸口起伏,杰森会以为他是故意憋气到自己浑身红得像刚煮熟的虾。

“不,不是早上。”在杰森快要没有耐心前迪克嘀咕道。声音小到杰森差一点错过。

他不明显地接近迪克,观察这对方紧绷的肩膀,“那是怎么了,迪克?”

迪克又沉默了,他犹豫了很久,久到杰森以为他已经不会回答了,最终迪克叹了口气,“对不起,杰森,我弄脏了你的裤子。”

他似乎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站了起来,于是杰森看到他前面有一点湿润的痕迹。

“我,我不记得自己会尿床,我很抱歉,我会洗干净的,我——”

杰森大笑着止住了他的话。

“我都忘了即使是黄金男孩也是有青春期的啊!”他转身去了卧室拿出另一套迪克的衣服,“那不是你的错,那是正常生理现象,以后记得定期来一发就好。”

迪克的脸已经红到绛紫色了,他伸手接住杰森扔过来的衣物,张了张嘴像是想要反驳,但杰森等了很久,他最终却改成了一个问题:“来一发是什么?”

哦,那个时候的布鲁斯居然还没有给他上那个烦死人的性教育课?

“那不是我该教你的事。”最后杰森这么回答。

不过迪克昨天晚上睡梦里在他怀里遗精了。而且看来是这辈子第一次。

哦,天,他得停止自己继续这么想下去。

但是那简直是太辣了。

 

========

 

“杰森你平时都吃的是什么!?”陶德的公寓里传来的少年的叫声,堪称痛心疾首,他古怪地打量着充满了微波炉披萨的急冻室,“你到底是怎么长到这么壮的?”

啊,那是讽刺吗?

杰森瞪了他一眼,“你是那个三餐都想吃麦片的人,迪克。”

“会吗?但我不喜欢麦片啊?”迪克疑惑地歪了歪头,“我们得去给你买点吃的。”他宣布。

杰森这时候在收拾刚刚迪克做早餐三明治时折腾得一团乱的厨房,他有些头疼,“拜托,你想吃什么我们点外卖不好吗?”他真的、真的不想在老蝙蝠回到高谭前再惹麻烦了。

“不,那没有自己做得健康。”迪克是个顽固的人,一直是。

杰森坚持了一小会儿,最后放弃地叹了口气,“好吧,我去给你找双鞋。”

 

=======

 

大约14岁的迪克格雷森穿着合身的裤子合脚的鞋,以及宽大到有些傻气的夹克。杰森有点怀疑穿着同样夹克的自己会不会被当作猥琐未成年人的变态。

不可能是某个凄惨的单身老爸,对吧。

“说真的,你为什么连我的运动鞋都有?”迪克第三百遍问。

因为你是个破烂爱好者你打死也不扔掉随便任何一个破破旧旧的玩意儿而我是你该死的男朋友我天天都在收拾你扔得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又或者其实是杰森脑子进水的又一个收藏品。看在他捡了两次迪克的制服的份上,这却是有点可能。三次。好吧,三次。

“你到底买不买西红柿?”

“还有芹菜!”

“不要芹菜。”

“不,那很营养!”

“那你买,我不付钱。”

迪克摆出那张“我没得讲理,而理论就是:你得听我的”的脸,如果他没有微微撅嘴会更有威慑力些。

好吧,他的眼睛。

可——真——蓝。

“好吧,我付钱。”

芹菜又能贵到哪儿去,也不重,搬回去就好。

“还有胡萝卜,还有洋葱,还有土豆,还有面粉,还有——”

“停!买太多搬不回去,而且会放坏!”杰森还分外担心他的钱包,因为迪克看起来很会挑,眼睛正盯着一袋看起来就非常贵的面粉。

 

======

 

杰森陶德,20岁,钱包空空,并且估计再晚一点回到家就会被自己抱的那一摞货物压死。

迪克心情不错在他身边提着一袋水果,一袋鸡蛋哼起了歌。

这个迪克看起来感情更加外露一些。他比杰森第一次见到的迪克更加善于大笑,他的嘴几乎不会停地喋喋不休,杰森觉得这么多的单纯和快乐,似乎是最近才回到那只大蓝鸟身上的。

就在杰森走神时,有人撞了他一下,最顶层的那包面巾纸掉了下来,在地上跳了两下被驶过的车撞到水坑里。

杰森首先反应是检查钱包或者手机还在不在原来的地方。

“走路长点眼睛,小子。”络腮胡的大汉露出参差不齐的牙齿,杰森眯起眼打量那个丑陋的烙印,是他这段时间盯点团伙的成员,现在要是为了一包纸打草惊蛇就太不值当了。

“那是你该做的事,大个儿。”

只到壮汉胸口高的少年叉着腰抬起头,他的眼睛亮着光芒,是罗宾的自信,以及夜翼的不容置疑。

不过一个毒贩团伙的小头目可不是那么常收到孩子的威胁,络腮胡大汉爆笑起来,“你以为你能——”

他的后半句话被踢会嘴里,迪克一跃而起踹上了他的下巴。一个两米多的肉坨被踢得踉跄撞上路边的墙壁。

“我靠你丫!!!”刚刚跟着大汉的喽喽们非常老套地喊了起来,然后同样非常老套地被砸进了墙里。

杰森没有理会被扔到地上的物品,他拽起迪克被宽大袖子裹起的手,不要命地跑了起来。

“杰森?”

杰森没有回答,他感觉空气在燃烧他的喉咙,他的肺就要炸裂。腿在无意识地迈动,风声在耳边撕破所有的场景。他只是抓住。他只是奔跑。

血。

红色。

迪克倒在地上。

为什么他不早一点出现?

为什么他没有拽起迪克转身离开,在那个笨蛋让自己陷入麻烦中之前?

他们转进一个小巷,杰森终于感受到迪克伸出手抓住了自己的衣摆。

“停下,杰森。”迪克开口,他的眼神充满担忧,“你受伤了吗?”他问,就好像刚刚和一个有自己几倍重的家伙对峙的人不是自己。

杰森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他只是突然蹲下身把那个单薄许多的身体拉进怀里。他只是气喘吁吁,把下巴放在少年的肩上确保自己不是在发抖,他只是任由少年的手臂环上自己的脖子,拍了拍他的后脑勺:“没事了,杰森,没事了。”

其实这种恐慌是很没道理的。迪克是在他之前的罗宾,而且当杰森第一次穿着夜翼的制服到布鲁德海文捣乱时,他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的地盘。杰森一边平复气息一边窘迫地研究该怎么离开这个拥抱,而且确保他们俩不会再谈起这件事。

最后是迪克首先放下的手,杰森在他开口前抢先发话:“你不该这么做。”

“什?”

“让我们跳过假装没有意识到你刚刚一个人挑衅罪犯的举动。我们直接来到‘谈谈冷静看待形式有多重要’这个环节。”

“你是说他那么对你是可以的?”

嘿,杰森才是那个青春期不听劝告的罗宾好吗?不是人人都说初代罗宾是完美的典范吗?

“不论他做什么,不顾及双方实力差距的做法很不理智。”

“我现在什么事都没有。而且我不允许有人伤害我的家人。再也不会。”他的话,还有他闪烁一下的眼睛。

迪克说他是他的小弟弟来着。他莫名其妙地被传送到了未来,一个陌生的环境。

但他担心着杰森是不是在失眠,杰森的饮食健不健康。

杰森叹了口气,他挠了挠头发,“听着,迪克。”

然后一阵光芒打断了他的话,杰森看到迪克的身体慢慢变成了半透明。

“哦,看来我要回去了。”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这段时间,谢谢你。”

杰森微微弯腰抓住迪克的肩膀,他凝视着迪克的双眼:“迪克,听着,我知道你总是把家庭看成比自己更重要的存在,但你要知道我们也是,我也是。我不想看到你陷入危机,拜托了,照顾好你自己。”

直到我找到你。

“你也是,杰森。”

少年微笑着在光芒中变得更加明亮。

然后在光亮熄灭时,杰森的迪克出现在了他面前。

看起来没有受伤。

“杰?”他揉了揉眼睛,有些迷糊地喃喃道。

“你回来了。”他把剩下的话揉进了吻里。

 

END

评论(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