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btx

嘟啦啦~~

【哈尔中心】打死一次,再来一次(END)

“乔丹!”不远处的盖咆哮起来。伴随而来的是一道红光,最后一只机械怪物变成了破铜烂铁。

哈尔的戒指构成出两个手,拔掉了腿上的刺,捂住当做止血,“别管这个,盖,我刚刚收到了联盟的消息!”他不确定自己这时候是什么表情,但是以盖的眼神来看,他大概有点过于欢呼雀跃。

“我以为卡罗才甩了你,这么快就又精力找个新欢?”

“不是新欢,是蝙蝠侠!”哈尔不在意他昔日同僚的冷嘲热讽,今天他心情好极了,即使是单脚他也可以蹦回地面,“他说今天可以给我讲解一下他的刑侦方法。”

“你脑子没病吧?”

“蝙蝠侠!随便你怎么说他,嘿,我刚认识这家伙时也没多喜欢他,但你总得承认他就是本世纪最伟大的侦探!”

“我是说你找他学怎么查案子?就好像嫌夸你智商不够用的人还太少了似的。”

“盖,你想换个扇区玩玩吗?”

红灯加德纳哼了一声,他双手环胸当然没把哈尔的话当真,“老子不归你管了,乔丹。”

“你偶尔该开心点,盖。”哈尔对他的朋友说。他挺认真的,因为真的,他有点想念四个地球绿灯侠一起坐在温室,在随便哪个秘密基地捧着杯子喝咖啡的日子。

“又在多愁善感了,乔丹。”人类红灯飘到了哈尔身边,宇宙在他们身边黑暗空寂,盖的眼睛看向哈尔刚刚望着的方向,他的光不像刚刚那么红得发烫。

以前凯尔还问过他们,灯侠们会同时感受到众多不同的感情吗?

“那个白痴。”盖嘀咕了一声。也许他们俩比他们愿意承认的,更加同步。

“葬礼那天,我和康德人打了一架。”

“你输啦?”

“我赢了。”(注)

“啊?那你——哦。”盖露出了然的表情,他转头看向哈尔,哈尔躲开了他的视线,看着自己的双手。

“凯尔的死我们说是为了拯救做出的牺牲,但是库的死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是对生命意义的不同理解,乔丹。别把自己搞得像个不懂事的小鬼,你要是想继续做宇宙刑警大队的老大,你得接受这个。”

“盖加德纳在一堆人里,居然是你告诉我要冷静,我在做梦?”

“滚蛋,哈尔乔丹!”盖吼了一声,他的戒指构出一只等大的拳头砸在乔丹的肩膀上,“滚去你蠢透了的粉红色被子里睡上一觉,或者和你死气沉沉的顾问谈谈你的天真还有没有救,随便什么,别来烦我!”

“哈哈哈,”哈尔也用绿色的拳头锤了一下盖的肩膀,“我也想你,盖。”

他转过身去,向着他蓝色的家乡飞去,愤怒的使者在他身后停住了轨迹。他大概会有那么点羡慕可以随时“熄火”的绿灯们,即便他死也不会承认的。

就好像哈尔也从来没说过他其实出奇喜欢呆在盖身边。也许是盖曾经当过警察的缘故,他们一起的时候,就像是回到了曾经参军的时代。那是一种熟悉的,令他怀念的自在感觉。

哈尔感到最近几天积压在肩上的重量被扔在了脑后,他忘记了受伤腿传来的疼痛,几乎哼起歌来,降到了高谭的塔尖。跟他约了的人不出所料等在那里。

“关上你的灯。”黑夜的骑士嘶声说。

“我没有工具跟你一起荡回蝙蝠洞啊,不过我有个办法,最近的新招数。”他洋洋自得地将制服变成了“夜行模式”,“看~”

蝙蝠侠哼了一声,在哈尔的理解里,这表示他觉得“印象深刻”的意思。

这是一个好开始,哈尔在心里对自己满意地点点头,这时候蝙蝠机悄然无声地来到了他们身边,“进去。”

“我可以试驾吗?”哈尔下意识地问。

“不。”高谭的主人简明易懂。

“嘿,别那么小气啊。”哈尔用绿色的拳头锤了一下蝙蝠的肩膀。

一瞬间的寂静,云层挡住了月光,哈尔眼前一黑,然后脖子突然被人扼住,他已经被黑衣的同僚按到在地。

“啊?”哈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但他没敢再动,他气管就要被碾碎了,如果他不乖一点。

蝙蝠侠的动作静止了一会儿,他松开了哈尔,站起身,“你可以回去了。”

“什么?为什么?我们不是刚刚说——”哈尔的话被一个冷冰冰的眼神打断,“我做了什么惹到你了?不论那是什么,我很抱歉。”

“你下次用拳头对着我,就不是这么简单可以回去的了。”蝙蝠侠留下这句话便消失在了夜空里。

“啊?拳头?”哈尔不明所以地看向自己的戒指,人工智能知道所有守护者知道的事情,守护者知道一切,但是他还是没搞懂刚刚发生了什么。

哈尔突然想起自己还有条受伤的腿没有经行正规医疗处理。

“疼死了啊。”他嘀咕着,飞向临近城市的医疗中心。

 

“你说你拳头打了某人?”布鲁德海文,夜翼的地盘,哈尔忘记了蝙蝠侠有把养大的孩子往高谭的姊妹城市扔得习惯。现在在坐在一个医疗床上,年轻的义警抱臂不赞同地看着他。

“那不是打,那是一种——好吧,那就是打。”哈尔不敢相信迪克也是个警察,他为什么一点都不知道哥们儿间是怎么折腾对方的。

“你还说对方是小气鬼?”

“我——”

“然后你居然说你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突然生气?”

这么听起来确实是哈尔的错来着?

“我死定了是不是?”哈尔叹了口气。

“没事,你又不是打了蝙蝠侠!”夜翼哈哈笑着,就好像这真的很好笑,“哦,对,你说的那个人我认识吗?”

“感谢你们得治疗,我有个非常紧急的歉需要去道。”哈尔说完飞快地逃了出去。

 

蝙蝠侠在犯罪小巷。

当这位侦探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时,也不是那么不容易被找到的。

哈尔降到了他身边:“嘿,伙计,我得说刚刚很抱歉。”

蝙蝠侠对他身后的人扔了个飞镖,似乎是他的词典里“我听到了”的意思。

“也许你可以给我个机会——”

蝙蝠侠跳进了他的专用机里,几乎一瞬间就甩掉了哈尔。

哦……这该怎么办?

 

“嘿,蝙蝠,我想道歉,所以你能——”

 

“蝙蝠,我很抱歉,我——”

 

“蝙——”

 

“啊?今天不是蝙蝠侠值班吗?”

“哈尔,你最近在做什么?”蓝大个指了指哈尔手里的花,“奥利和戴安娜打赌你在追布鲁斯。”

“不,我是——我搞砸了。”哈尔丧气地垮下肩膀,那束黄玫瑰被他用构造出的花瓶插起来,他拉过一把凳子,超人也跟着在半空中坐了下来。

“发生了什么事?”关切几乎要从他的蓝眼睛里溢出来了。

“克拉克,你和布鲁斯关系好,他最近怎么样?”

“一如既往地不睡觉赶夜班。”克拉克如实回答。

“他有没有跟你说我做了什么?”

“你是指打了他一拳那件事?”

哈尔不确定自己表情是什么样,不过克拉克露出了同情的表情,“有不少人觉得那个动作并不友好。”

“但那其实在我们那儿是指‘嘿,好兄弟!’的意思啊。”哈尔又丧气地叹了口气。

“额,我以前在战地做记者的时候士兵也常这么做。”克拉克拍了拍他的肩膀,“但不是每个和我们并肩战斗的人都喜欢这个。”

哈尔觉得头疼,“一周了,蝙蝠还是不打算理我。”

“你的假期到什么时候?”

“额,明天?”

啊,克拉克又在用那种悲天悯人的表情看他。

“我今晚再试试?”

“你试了多少次了?”

“没数。”哈尔转了转他的戒指,那个“不可摧毁之物”的触感让他安心,“是你会怎么做?”

“我没和蝙蝠冷战过。”克拉克说。他肯定没有,但是哈尔觉得那就是炫耀,“不过,我认为换做任何人是你,早就放弃了。”

“我得说,那一点也算不上安慰。”哈尔拿起绿色的花瓶,“不过谢了,蓝大个。”

他离开了瞭望台。

 

高谭的夜色总比其他地方都显得黑暗。

哈尔飞到韦恩庄园。

 “嘿!蝙蝠,你得来见见我,明天我就要回总部了!”

他喊道。但是并没有人理会。

他晃来晃去,确保韦恩家的每一个监视器都可以看到自己。

黑色的身影没有从任何一个角落里走出来。

于是他竖起大大的绿色字体——SORRY——确保它亮得几乎把夜空也染成绿的。

后脑勺中了一击。

“你想做什么,乔丹。”

高谭的主人嘶声问道,哈尔转过身来,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瞪视。

无谓的最伟大的绿灯侠哈尔乔丹缩了缩脖子。

“额,我觉得今天夜色不错?”

真是个棒极了的开场白啊。

 

“你是说你跟蝙蝠侠吵架了?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惊讶。”盖飞在一边,哈尔十分确定他翻了个白眼。

“我们没吵架,是他生我的气了。”哈尔无力地辩解了一句。

“嗯哼,当然。”

“我去道歉啦,他没理我。”

“那也正常,你最后跟他说的是什么?”

“额,‘我觉得今天夜色不错’?”

盖停了下来,给了哈尔一个“那种”眼神。说真的,哈尔不喜欢“那种”眼神。

“你还想我怎么样啊!我连当时追卡萝时,干的事情是往她办公桌上扔辞呈还有大半夜的突然飞到她老爸床边说‘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时候他们看到西蒙正等在扇区边界上,挥了挥手跟他们打招呼。

“西蒙,见到你小子简直是太赞了。”盖一巴掌拍在西蒙的肩膀上,把他拽到身边,“让我再跟这个白痴多呆一会儿,我就会变成紫灯的!”

哈尔飞到了边界那头,他的朋友们隔着那条无形的线看他。哈尔知道只要戒指没有问题,他不该有任何呼吸不畅的感觉。但他有。

“盖?”

“什么。”红灯加德纳不耐烦地回应道。

“我们会找到希望的,(注2)你——”

“乔丹,”他的前同僚打断了他的话,摇了摇头,“事情不是这么运作的。”

——还能回来吗?

哈尔沉默了一会儿,飞向了他该去的地方。

把他的友人,把他的地球,把他的扇区放在了身后。前面,是他的责任。是他的能力。

也有可能,是他的梦想。

 

【嗨,蝙蝠,最近地球有什么新鲜事吗?】

哈尔用联盟通讯-绿灯加强版继续开私聊。

今天晚上通讯的那头也没有声音。

于是哈尔等着,他知道有一天那里会有个声音回答他。

 

END

注:

1,哈尔和康德人打了一架,对手被他打倒之后,他想为对手治疗,但是康德人的习俗决定让那个战士死。所以库的手下杀了他,用分了他的物品的方式纪念他。哈尔很愤怒,他不能理解库的死到底是为了什么。

2,蓝灯代表希望,红灯只有在蓝灯的帮助下才可以摘下戒指。

 

 

后记:

跟某人一直在说我很抱歉。找不到别的话来说了。

她之前说我质疑了她的努力。但我真的没有。

我知道她在这件事上有多少努力,我也知道她为此付出了时间和精力。我没有催过她,因为我知道她在做,她会做到至少她自己满意——而我得说她对自己是个要求很严格的人。

如果她愿意听我再解释一遍,我想把之前表达有误的地方解释一下。

因为虽然我是个情商没有救的家伙,但我对于自己不会做出不尊重别的作品这件事还是有点信心的。那一直是我的人格之一。

不过因为我们之间的误会使得你受伤了,你还不能原谅我,我可以继续等着。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