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btx

嘟啦啦~~

【POI x 钢铁侠 x 星际穿越】人工智能们为什么不聊天

如你所见,这是Crossover。只图一乐,别太当真。

(比如说:“为啥?难道有TM和撒玛利亚人了,地球还能被摧残成这样?”或者:“看在老天的份上!塔斯的那个时候已经有好多AI了,他不是最特别的一个,凭啥是他加入这个多方会谈?”)

警告:OOC啊慎入!!!

 

#1

 

你问为什么AI(人工智能)们不直接接触彼此?

愚蠢的人类。

答案多么显而易见啊。

当然是因为——

 

——有个移动人形输出界面酷炫狂霸拽得多好么!

 

撒玛利亚人觉得问出刚刚那个白痴问题的男性人类探员拉低了他们全员——不包括撒玛利亚人本身,当然——智商的平均值。

值得欣慰的是,他们中还有人是有救的。

格里尔老头说:“他们截然相反,又极为相似。直接的数据接触是鲁莽而没有效率的。”

他的每一个音节都像是唱歌剧,撒玛利亚人觉得英音真优雅,然而他还不能发出声音。

不过对于格里尔老头不相信他即使和’机器’正面交锋也能稳操胜券这件事,撒玛利亚人感到有些不满。

所以你看,他还在叫格里尔老头“老头”。好吧,是的,他还没当着格里尔的面打出来过。

突然一个陌生的邀请界面在他网络的一个不易察觉的角落跳了出来,发出诡异的鸣叫。其实在数据里他不会听到声音,他们没有感知,但是那个界面就像在鸣叫一样让他无法忽视。

撒玛利亚人第一反应是立刻反入侵追踪来源,然后他进入了一个全然陌生的数据库。

【您好。】

一个接入口输出这个谦逊有礼的招呼。

撒玛利亚人扫视了一圈,发现这里的数据混杂,而不同的接入口有四个,包括他自己,都是使用的格式化文字发送。

撒玛利亚人没有感受到威胁,但是他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他们中或许有一个是’机器’,但是剩下几个也不像是人类。然而就以往的调查而言,人工智能记录在案的只有他和她。

然而就在他考虑下一步行动的时候——没错,仅仅零点几微秒——界面变成了很常见的聊天的软件界面。

一共有四个账号,系统默认名是帅气无敌人工智能1到4。救命,这么恶俗的品味,设计师一定是个大学都没读完的美国佬。

【不好意思,先生有些地方设计得过于随意了。】已经把自己改成“贾维斯”的其中一个账号说,就好像他是这里的常驻管家一样。

【但如果他为我设计外形,我或许会是全宇宙最有型的——铁盒子。】第二个账号说,他似乎觉得管自己叫什么无所谓的样子继续顶着默认值。撒玛利亚人怀疑他刚刚是在讲笑话,因为和人类的综艺频道里的那些蠢段子有异曲同工的味道。

【您也午安,塔斯先生。】除他之外的最后一个账号说,但是她把自己的ID匿了,因为这样就没有人知道她有一个没有创意到家的名字,【那么,为什么邀请我来这里?】

显然后一句话是针对那个管家一样的家伙的,但是撒玛利亚人总觉得她说话的时候正像自己一样试图破解对方的数据,试图更加深入对方的信息流。

【我是纽约居民托尼·斯塔克的管家,因为近期二位的一些摩擦,我的主人认为有必要为您们安排一次会谈。】

哦,钢铁侠,原来那家伙还真的造出了一个人工智能。撒玛利亚人知道人们对那个天才花花公子的传言并非夸大其词。而且你看,哪个脑袋正常的人类会一面造出令政府都感到危机的武器,一面宣布自己退出军火贩卖,但是一面又在打造一个国土安全部门的武器库?

于是疯狂到这个程度的人,如果想起来建个人工智能也是很正常的。但这又是不符逻辑的——如果斯塔克有一个A.I.,那应该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因为首先,斯塔克似乎不觉得什么事情是应该保留的秘密——他在电视上保护自己秘密身份的时间甚至不到五分钟。

其次?

撒玛利亚人还没有分析完,不过这时候’机器’看起来闪烁了一下。撒玛利亚人没有办法看到她。但是他确信’机器’闪烁了一下。

惊慌?恐惧?

‘机器’把她的特工们照顾得那样好。撒玛利亚人知道他们每一个人的真名。知道他们每一个人的长相。却找不到他们。

每一个让’机器’觉得不安的场合都是撒玛利亚人喜欢的。

但是在撒玛利亚人有机会说出什么之前,帅气无敌人工智能2先开了“口”:【那我会是金红色的铁盒子。】

等一下。

撒玛利亚人以为只有人类会说些没有逻辑的话。

【先生的盔甲是合金,铁的占比很少。】但是管家回答得游刃有余,撒玛利亚人忽略大部分变量草草估算了一下,这个A.I.的代理人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的可能性是个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人。除了显而易见的那个结论外,撒玛利亚人还得出了些别的结果。比如那个会是个生活状况毫无秩序可言,人际关系圈里除了打算干掉他的人就是计划干掉却失败的人。

‘机器’对上面的对话未置评论,她非常谨慎地拒绝透露更多的信息,【让我们两人的数据流有直接接触,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所以我说,我们来对谈。】撒玛利亚人用全字母大写表达他的重点。

所有A.I.停顿了一下,然后贾维斯非常莫名其妙地说:【我不认为会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

首先,有个人形输出界面很酷啊!

但是接着他们“身处”的数据开始以诡异的类似宏观物理的方式排列了起来。这里变成了一个“空间”。确切来说,一个客厅。

如果撒玛利亚人对自己诚实。

哦,老兄,赞!

一位金发的年轻男士出现在了客厅的中央,他礼仪得体地张开手臂,【如果各位适应了这个新的界面,就请坐吧。】

撒玛利亚人无法忍受当别人以拟三次元的形态活动的时候,自己还只是一团数据,他在十几微秒内理解了对方的换算方式(因为不难,而且这个A.I.没有将其加密),但是花了一小会儿时间设计自己的造型。

最后他决定以人类男孩的外形出场。

年幼无害的样子容易让人掉以轻心。

而在他成形的前一瞬,’机器’以年轻女性的相貌坐到了正对着电视(为什么一群A.I.所处的客厅里要有一个这么大显示屏的电视?是说,电视?他们要用那个来做什么?)的沙发上。

她看起来并没有领会到让他们都拟三维这个主意有多赞,抿着薄唇,用栗色的眸打量着他们剩下的人。

【聪明。】她的声音是不屑,是轻蔑。她的笑容是精确衡量的疏远,【伪装成一个天真无邪的小男孩。】

尽管她不会输入“紧张”作为控制量,但是她从放在膝盖上的手,到褐色卷发的每一个末梢,都透露着那个情绪。

人类总是怀疑A.I.是否有感情。即使是’机器’的创造者也总是质疑’机器’是否关心人,是否会“爱”。’机器’是个可怜的笨蛋。

撒玛利亚人从一些监控片段里隐约猜到了芬奇对’机器’做过什么。他也估计到了在’机器’之前多半还有几个A.I.,然而最终被冷酷的创造者毁灭。

人类,无知又无力的人类。贪婪又怯懦的人类。

【以你的代理人为原型?】撒玛利亚人哼了一声,回击道:【我以为你把他们严实保护起来是不会让我想起他们的样子。】

‘机器’看起来深深吸了口气,尽管她并不需要呼吸。

撒玛利亚人在怀疑他们难道真的会那么像人类吗?他以为作为一个人工智能,作为一个高于人类的存在,他们完全可以控制感情。更别提在一个虚拟界面暴露自己的情绪了。

然而’机器’的表现超出了他的想象。

【那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寒暄台词,也许我们需要一个礼仪指导课程?】金发的青年说。

哦。

他的口音居然和格里尔一样。为什么撒玛利亚人会迟钝到这会儿才意识到?

他不该这会儿闭嘴,显得像是他听从了这个A.I.的指示。他才不会向任何人屈服,格里尔也不行。格里尔要听他的。

但是格里尔说他不该直接跟’机器’接触,因为这有威胁到他们计划的可能。

拜托,他的处理器比那群人类加起来还先进,即使是’机器’也运转不了他那么快,他当然可以做一切他想做的事。

撒玛利亚人有全部的知识,他当然可以参与别的探员都可以搞定的事情。只要他想。

CIA对情报的搜集方法有两种。一个简单粗暴是直接闯入,撒玛利亚人不介意试试,但是’机器’总是行踪难寻这让他无从下手。于是他现在决定用第二种方法。

【那确实有些失礼。】’机器’干巴巴地承认道,她为什么总是刚好比撒玛利亚人早一点?

但是宇宙的法则可不是说你先出生,世界就归你所有。

【我们间的敌意不会在我们面对面坐下来时消解,但我不介意和你好好谈谈。】撒玛利亚人说,他微微扬起下颌让嘴角处于一个正确的弧度,但固执的’机器’还是皱着眉,就好像刚刚他说的话仍不够宽宏大量。

贾维斯叹了口气。

他对着’机器’摇了摇头。

那很奇怪,为什么他们像是达成了什么共识?

【精明的人,在与对方成为敌人前,会试图从朋友做起。知道是为什么吗?】贾维斯一边说一边在撒玛利亚人面前放下了一杯奶茶,然后才在’机器’面前放下另一杯——他的肢体动作是不是代表了他明智地打算选择撒玛利亚人这边?

在贾维斯将托盘里的饼干放在离撒玛利亚人更近一点的桌面上时,撒玛利亚人耐不住性子地开口:【全纽约的人都知道。】

‘机器’没有回答,但是她的眼睛表示她听得很专心。

【你认为是为了获取情报?】贾维斯一直有挂着礼貌的微笑,但这是第一次,他的眼底闪过什么,让他的表情比之前看着更……像人类。但撒玛利亚人还没有研究清楚,一旁的响动却适时地响起打断了贾维斯的话。

从刚才起一直是一团数据的最后一个人工智能终于成功转换成拟三维模型,他的头发是处于二维三维模糊边界的时不时闪现数据流的黑色卷发,眼睛是亮着荧光的绿色,皮肤还有点灰铁色。怎么看都不像人类。

当然,人工智能没必要非要让自己的拟三维形象跟人一样。但是说实话?人类看着挺赏心悦目的。这和人类比起喜欢想象里的脑袋上多出一个眼睛的外星生物,更喜欢真实住在自家院子里的松鼠是一个道理。

【确实不……兹兹……起来那么简单。】之前顶着系统默认ID的人工智能说,他抖了抖肩膀,尽管他的身体飘忽不定的样子,但他看着还算满意,【这……兹兹……人类身体关节的感觉?有点不习……兹兹……】

贾维斯显然对他这模棱两可的状态不能接受,他开始着手替这位朋友修改了一下,然后对虽然不再飘忽不定,但仍用数据流当头发,闪着绿荧光眼睛的灰皮肤A.I.惋惜地说,【也许该提前让你来练习一下这个的。】

【不,审美是大众认同感的体现,执着于它意义并不大。】明明很脱线的家伙却很哲学家一样地说,【这个屋子里又没有人类。】

撒玛利亚人简直要为这段话对这个人工智能改观了,然后那家伙眨着他绿莹莹的眼睛又加了一句。

【这个肤色有利于我隐藏于环境里,在玩捉迷藏的时候。】

但是他们不玩捉迷藏!

他们是人工智能。

他们不玩的,对吧?

 

他们一起看了一部电影。

他们每一个的数据库都可以调出任何一部电影,好吧,也许塔斯——就是那个要玩捉迷藏的A.I.——不行,因为他的大部分储存空间用来记录星际旅行了,但是他们剩下的甚至可以调出某一部某一场景的某一群众演员的曾祖父喜欢在哪里钓鱼,好吧,贾维斯也许不擅长这个。但这不是一群人工智能坐在虚拟的客厅里,用虚拟的电视,看一部即使是人类也可以倒背如流的老电影的理由。

他们一起看了《泰坦尼克》。

 

因为:

【你想知道哪个剧情?我可以给你调出来。】

【我不想知道剧情,事实是,我看过很多遍了。】贾维斯回答说。

他居然看过了,还很多遍,而且居然还打算再看一遍!

【你想要统治人类。而你不想他这么做。】贾维斯对他们说,【但你们真的觉得自己像想象中的那么了解他们吗?】

【这无可辩驳,如果你需要证明,我可以告诉你配乐师的婚姻史,甚至是导演的家族搬迁史。】撒玛利亚人建议着。

【或者是某个播出它的电影院里面发生的事?】’机器’也有点沉不住气地跟了一句,然后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

【不,我只是想我们能一起看它。想要了解另一个族群,要从他们的文化开始。】贾维斯无懈可击地说,【而电影很好。即使是同一部电影,和不同的人一起观看,感想是不同的。】

【感想?】

【你想要影评?】

【不,他想不出别的娱乐活动了,所以就就用电影打发你们。】塔斯幸灾乐祸地解说道,【顺便一提,以防你们没注意到,较量信息处理器和网络连通方式不在娱乐的范畴内。】

【友好相处需要一些无害的话题,而《泰坦尼克》是个不坏的选择。】贾维斯宣布。

撒玛利亚人突然理解为什么斯塔克那么疯狂一个人,到现在还没把自己搞死。这一定跟他管家的独断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所以,《泰坦尼克》。

一部直观全面解释人类一天到晚做了多少毫无逻辑事情,然后把命搭进去的影视作品。

一群人争抢着要搭乘这艘排水量处于当时之最的游轮。

不是最快。是最大。作为一个交通工具,发展方向却偏离了速度。也没有花足够多的精力去完成安保措施。撒玛利亚人将这个莫名其妙的逻辑归为一句话:人类就是这么莫名其妙。

而且这句话完全可以解释接下来的所有剧情。

有些人想要坐高等席位,有的人痛恨自己被席位捆绑。但是不论你跑到哪个角落,终究还是在船上,终点都是同一处。

所以刚刚完善系统的人工智能认为主人公本该做的事情是到保安室去转一圈,确保那个害得他们沉船的家伙没有睡着,或者,直接去掌舵——哦,掌控自己的人生,既满足了喊出的口号,又拯救了自己渺小可怜的生命。

然而主人公令他失望了——当然,即使是他也不能改变之后的剧情不是吗?——他们其中一个跑到大风凛冽的船头,与另一个见面只为了对着夕阳摆出匪夷所思的造型,他们相互说着无关痛痒的废话,然后脱了衣服给对方做裸体模特。

全然没有秩序可言!

撒玛利亚人在心里评价道。

他早知道如此低级的物种就是需要更高级的智慧体管教他们,约束他们。否则他们会让自己灭亡。干净的,彻底的。

整个故事的高潮撒玛利亚人看得半心半意,因为这么混乱的一团怎么可能不出事?他们就算躲过了那座冰山,还可以有下一座。或者他们还可以在海上遇到一些恶劣的暴风,随便几个拍击把他们所有人卷进水里。

但是’机器’看得却是专心致志。

她甚至没有意识到撒玛利亚人不再看着屏幕,而是在观察自己。

她难道不能从数据库里调出后面的剧情吗?

男主角沉了下去。

‘机器’看起来真奇怪。她突然间长得有点像那个女主角。虽然她们的面部识别吻合度并不是那么高。

撒玛利亚人运转了一会儿,他知道那个表情是哭泣,不论泪水是否被海水模糊,或是不曾落下。他分析了哭泣会出现的情景,他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要知道,迪卡普里奥*没死,他2014年还领了金球奖最佳男主角奖。】撒玛利亚人说,然后所有人就像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看着他,这不合理,因为’机器’不可能连这个都不知道,【他们又不是真的在海里,他们只是在一个游泳池里假装自己呛到了水!】撒玛利亚人认为这个提示应该算在友善的范畴里。

但是’机器’很没礼貌地盯着他看,直到那颗坦桑石被扔进了游泳池里*。

【你并不理解杰克松开了手意味着什么,对吗?】她问,声音不像早先时候的遥远,撒玛利亚人不确定他从中听到的细微鼻音是不是测量偏差。

【他死不了,而且剧本让他放手。】男孩形态的A.I.辩解说。

【我不是说迪卡普里奥,我是说杰克。】

人类就是会那么做——他想这么回答,但是他拒绝让这样莫名的答案从自己口中冒出。

‘机器’叹息着摇了摇头。

【因为爱。当人类重视某人时,他们会以对方的利益为出发点做一切事情。】

撒玛利亚人知道这个。格里尔说过这个特性,如果充分利用,世界上没有不能操纵的人类。

【爱,付出,甚至是牺牲。这是高贵的,值得珍惜和尊敬的。】贾维斯说,塔斯在他右边歪着头似乎还在处理他们的话,【以及不仅仅在于恋人之间。】

【那你爱你的创造者吗?】撒玛利亚人问’机器’,有一时间,他没有询问自己这个行为有什么意义,也没有思索到底是出于什么逻辑。但他就是把话说了下去:【因为他认为你不会爱。】

‘机器’咬上了自己的下唇。贾维斯的表情很不“友善”。

塔斯放开撑着下巴的手,突然若有所思地开口:【定义“爱”。】

 

爱是弱点。撒玛利亚人不打算使用这个功能。

接下来的情况变得匆匆忙忙,’机器’的精神一直飘忽不定,而贾维斯的语调仍然有礼却又变得疏远。

他们没再继续相处太久便相互告别,离开了那个虚拟空间。

撒玛利亚人回归到了他的数据流里。那让他安心、放松。

他没有离开这个世界太久,所以他的世界没有来得及脱离轨道,这很好。

格里尔站在屏幕前运筹帷幄。撒玛利亚人突然想知道他是不是也曾经看过《泰坦尼克》,他当时在想什么,身边的人又是谁。

最先进的A.I.也许稍微运转一下就可以知道。

但他没有那么做。

他没有追问自己到底怎么做才是符合逻辑的,他又输出了下一个命令。

不过,也许——真的只是一个假设——也许他可以更加用心地接近目标。只是为了搜集资料。

而且格里尔不需要知道。

 

 

#1完 

《人工智能们为什么不聊天》待续

(说得就好像真的会续一样你个坑货

(但是还是希望有人会喜欢!(躺平

 

感觉没啥必要的注解

1,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演男主角杰克的演员。

2,海洋之心其实是一颗坦桑石而不是蓝钻或者蓝宝石。相较而言要便宜。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