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btx

嘟啦啦~~

【阑尾cp】玩脱了(短篇,一发完)

玩脱了。

这句话一般来讲就是在开玩笑的途中发现剧情根本没有按照预想的来。

这完全符合陈赫目前的处境。哦,不,这句话基本可以解释陈赫这总共也没几年的人生里大多数时候的处境。



前一天晚上的饭后休息期间,几个兄弟坐在一起,宝强突发奇想提出了一个问题:“你们说如果咱真的遇难了该怎么办啊?”

当时在沙漠里,秋季的气温已经足够低,节目组生着篝火,晃动的光芒映着大家的表情不那么真实。

陈赫第一个抢答:“先找晨哥啊!”然后就像当时在韩国一样欢乐地跳起来扑到坐在左边李晨身上。对方招架不住,只得无奈地接着他。

“先找导演才是常识吧。”李先生分析说,“他肯定知道我们得确切位置,就算我们是在去往某地的途中遇上什么,找剧组的人肯定更能让我们联系到最近的救援啊。”

“你知道这让我想起什么吗?”坐在李晨右边的邓超哈哈笑了起来,他拍了拍左边人的肩膀,“在韩国那次你做纸船的时候一直就在絮叨:我们需要做一根龙骨。”

天知道是哪里来的默契,围在篝火四周的几兄弟伸出食指,颇为严肃的表情异口同声道:“一根龙骨!”

李晨耸了耸肩:“我当时不是这么说的。”没有人真的可以确认事实是否如此,但是所有人都坚信至少后来陈赫跟大家比划起那次做船前因后果时,模仿的口气绝对与此分毫不差。

沙漠夜色的冷漠吹着寒风,陈赫下意识地打了个颤,坐在他另一边的baby歪着头想了一下,掀起自己身上的毯子,“分你一个角吧?”

男子汉大丈夫帅气的陈赫瞄了眼比自己穿得少一件的李晨和邓超,非常愿意给自己一个说:“大丈夫,带胶布”的机会,但是寒风吹得连火都向着另一个方向偏离,他的自尊心于是立刻对现实投降,却不想谢依霖的速度比他还快。女孩从另一边钻进baby的毯子里,并且颇有大将风范地一把揽过对方的细腰。

不是说好了做个温柔的公主吗——陈赫看着面露难色的女生,和正对自己做鬼脸的“生菠萝公主”,痛苦地帮她们把掀起的毯子放下来,再掖了掖边角。

“没事,我不冷。”陈赫缓慢地、抖着声说,“你们别凉着了就好。”他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很绅士很洒脱,但是他只觉得自己简直是“风萧萧兮易水寒”。他四顾环视了一圈,并没有找到郑恺的身影。

陈赫依稀记得自己这位老同学刚才明明是坐在baby边上的。

郑恺似乎从第一次和baby搭档过后就下意识地把自己当做她的骑士,有事没事地关心照顾一下这个混在群糙老爷们间的女孩子。

但是这会儿寒风瑟瑟着,郑恺却把自己的小公主扔下不管了?

陈赫转脸看向身后的旅馆,邓超和郑恺的那间屋子隐隐亮着光,却比灯要暗。

“看这天色,明儿别是大风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跟李晨勾肩搭背的邓超仰着头说。

当时没有人想起来叫他闭嘴少说些不吉利的话。



女人缘还可以的陈赫一直以为“玩脱了”的意思可以是“玩笑开过头了”,也可以是“随便调调情却把自己的真心搭进去了”,可从来没想过会是“录制一个剧情是求生的节目,结果真的遇难了”。

苍天啊,大漠飞沙原来不是特效啊!

本来只是分开寻找节目组藏起来的玩意儿,但是突然间大风就卷起沙尘,打在脸上生疼,没一会儿陈赫就只能看到跟着自己的摄像师了。

“兄弟,你可别丢下我啊。”陈赫抓着目之所及唯一的活物的衣角诚惶诚恐,对方跟了他有两期对这反应倒是有些准备,只是安慰地笑笑,用空出来的手掏出无线电——居然是无线电不是手机——哦对,沙漠里也不一定到处都有手机信号哈。

在等着摄影师和工作组交流的时候,陈赫转了个身确保自己背冲着风沙,然后想起昨天晚上宝强的假设。

这简直了!——陈赫心想——回去要好好和宝强聊聊关于乌鸦嘴这个问题,还有超哥。

陈赫盘算着。

剧组也不会有什么办法的,这昏天黑地,任谁都分不清东南西北前后左右,陈赫不需要摄影师转达,都知道肯定是找个避风的地方,等风沙过去。

这只是场突然的大风,好好呆着倒也不会有什么危险,陈赫就抓着摄影师的衣角安心打算在原地坐下。

“其他人都没事吧?”他随口问了问,倒也不是真有什么担心的。

“李晨他们在我们东面的区域。”摄影师以不可思议的方向感指了指,“你想去和他汇合吗?”

陈赫首先懵了一下,接着想起昨天自己的话。好吧,当时他想的是只要呆在晨哥边上自己就安全了,然后他抓耳挠腮了一会儿,叹了口气:“那郑恺在哪个方向?”

摄影师被他问得摸不到头脑,但还是立刻指向另一边,回答说:“南面。”

陈赫确定自己都要被身边有个这么靠谱的人给感动哭了,“如果真要和谁汇合,我更想先找到我兄弟。”

即使在这大风沙里,他知道他们不会真的随便移动。

摄像师在模糊的视野里耸了耸肩。

狂风咆哮的声音是陌生的,砂石摩擦撞击的声音让一直吵闹的世界反而变得安静。

刚刚进入大漠时剧组就提前声明遇上大风并非是不可能的,不过这个区域作为沙漠来讲是很安全而且温和。

陈赫在防风镜后静静看着飞沙走石。昏暗的世界没有多余的亮光,也没有鲜丽的颜色。

他只是等着,风尘渐渐平息。



节目组经过了这场大风,觉得大家都太辛苦,便打算直接收工休息了。

陈赫第一个见到的是满身沙子的郑恺。刚刚被天气压抑了的心情突然间欢乐了起来,他在变得松软的地面上几步三跳地来到对方身边。

在想清楚该说啥之前他就嘿嘿笑了起来,郑恺翻了个白眼,“笑啥,你模样跟我半斤对八两。”却是一边说,一边抿着嘴偷笑。

陈赫想把他揽过来抱着确认他真的在这里,不过那显得自己多少有点大惊小怪,于是他将抬起的手放下来,拍了拍郑恺的后背,“笑笑笑,吃一嘴沙子。”

两人并肩走着节目组驻扎的地方走,深一脚浅一脚时不时碰到对方,衣料偶尔摩擦。陈赫觉得这片沙漠再大一点也没多少关系了。

“沙地走起来超累的。”录节目的时候作为一个任劳任怨的劳模骑士郑恺抱怨了一句,就好像他不是那个昨天在沙地上竞跑完,还上蹦下跳打算为了自己的公主再战三十回的人。

然后接下来的情况就应该叫“玩脱了”。

陈赫从没想过自己真的会去牵自己十年好友的手。两个老爷们做这个动作也太肉麻了。

但他过于习惯随心所欲,于是当事情往“完蛋了”的方向走时,他的理智没有来得及阻止他。

“额——”他在郑恺开口前抢得先机,“这样走轻松些?”

“你会被笑话死的。”郑恺断言。

“不不不,是我们。”陈赫说,然后在对方试图抽回自己的手时,收紧了力道。



-END-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