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btx

嘟啦啦~~

【Jaydick】别怕,我们是专业的

Au,正义联盟的大家闲来无事还做做调解人际关系的兼职

不要,不要跟我认真


 

(1)

 

手机在一楼响起,在二楼的沃利在下一声前接了起来。

他看了眼屏幕上傻笑的头像,便又咬了一口汉堡:“肉伊?”他含糊着说。

“沃利,我兄弟最近特别苦恼,你能不能帮帮他?”对面急躁的声音急促得快赶上他们神速者了,“拜托了拜托了,他烦死我了,啊啊,我要被他逼疯了,受不了了!!!”

“你知道我们处理的是什么问题,对吧?”

“人际关系问题不是嘛!”

“嗯,差不多。”沃利咽下嘴里的最后汉堡,“你到联盟里来吧,把前后说给我老板听。”

 

杰森最近心情不大好。

第一次。

他在舞会上遇到的女人更喜欢对格雷森抛媚眼。

格雷森像是一只随时准备好了求偶的公孔雀,招展着他一身漂亮的羽毛,他走过的地方似乎有着荷尔蒙的气息,所有人都露出打算把他剥干净了吃掉的眼神。

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观才会觉得那身墨蓝色的燕尾服好看?白得泛点蓝光的银链怀表让他看起来和布鲁斯挂在墙上的油画一样,又土又俗气。他没用发胶固定头型,导致他的头发飘散得太随意。

杰森恶狠狠地瞪着向他走来的前兄长。

“我没想到忙碌如你也会来参加舞会,陶德。”格雷森的语气是舞会男主人最合乎礼仪的疏远,他甚至收回了刚刚习惯性摆出的笑容。

杰森懒得回他,转身就走。

所过之处像是瘟疫肆虐,所有人都向后退了一步确保和他保持距离。

他的黑披风礼服在这群怪胎边上显得十分夺目,好吧,扎眼。

会喜欢格雷森而不是他的人,真是不能理解。

第二次。

就在杰森住所的街对面。天晓得哥谭首富家的公子为什么会独自出没于那个贫民廉价咖啡店,但是全店的小姐太太们甚至有些神智也算不上清醒的男人一起被迪克·该死的·格雷森迷得头晕目眩。

平时杰森没有注意,但是作为一个咖啡店应该存在这么多人吗?到底上哪里找了这么多群众演员来突显格雷森跟3000万瓦灯泡一样的的闪亮?

杰森将今天的废物扔进垃圾箱,在戴上机车头盔前他看到有两个女大学生从街对面的星巴克走出来,正因为什么笑得春光灿烂。杰森与她们对视前注意到她们正拿着的手机界面上似乎是与某个男人的合影。而那个男人的衣服正好和今天格雷森穿的那件运动帽衫一模一样。

两个女大学生突然转开了视线,莫名其妙地飞速跑向另一边。

杰森确实不喜欢和别人照相。但是!总比那边那个对谁都傻笑(悲哀的是,这些人里不包括杰森——不,等等,杰森可从来不觉得这有什么令人伤感的)的迪基鸟强,好吗!?

第三次的时候。

杰森发现就连看不到脸的夜翼都比红头罩要有人气。

该死的那群被绑架的小姑娘在看到夜翼出场之后立刻如同见到偶像的迷妹一样尖声欢呼起来。并在夜翼(和红头罩)将绑匪五花大绑之后,立刻扑向了夜翼。

杰森其实不确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确实伸手将那只趁乱揉在夜翼那只隔了一层面料——杰森非常肯定他没穿内裤,那个翘臀的触感非常直接——的手抓了起来。刚刚被歹徒拿枪指着头的哥谭少女此时就好像到了人生最后关头一样立刻抽手后退,通红的脸在和杰森对视之后刷得变白。

讲道理,红头罩的造型比已经躺在地上的歪瓜裂枣的大叔要好一千倍好吗?

所有获救少女们就好像得到什么号召一样突然默默退开半米远,夜翼回过头来看他的表情就好像他才是罪魁祸首。

 

“我!什么!都!没做!好吗!!!我那天甚至没有杀人!!!”沃利跟杰森一点也不熟,尽管听说这个前任罗宾是个脾气火爆的家伙,但是每次沃利见到他的时候都觉得他其实是冷漠到了冷酷的程度,跟罗伊能打成一片真是神奇。因此当他看到杰森简直恨不得敲桌子的样子,多少有点新奇。

接待室安静了大概三秒钟,然后克拉克清了清嗓子,他的表情充满被接待者显然不需要的同情。

“我们得帮帮他。”他对神奇女侠——现在是戴安娜——说。

这一次的联盟咨询时间他们没有叫过多的人来,只有作为介绍人的罗伊和沃利,作为联盟总负责人的克拉克,联盟资深调解员的戴安娜。

“按时计价。”戴安娜回答得大公无私。

杰森·陶德哼了一声,这应该是表示同意的意思。

 

联盟办事有一套自己的操作流程。但是他们表示最需要的是客户对他们的绝对信任,而他们只需要提交最终的“完美答卷”就好。

杰森虽然对这群所谓专家保持怀疑,但他还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戴上了联盟配置的内置耳机。

“啊,现在是试音,陶德先生,有什么想说的吗?”韦斯特的声音从耳机里清晰地响起,杰森啧了一声,他现在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

“别说废话,快点开始。”

然后收音效果极好的耳机里传来大约是翻动纸张的声音。杰森这是第一次感受到超级听力的感觉。这让他不禁有点同情肯特。

当沃利停下翻纸后,他像模像样地开始解说:“看到地面上的叉了没有?”

“嗯哼。”

“站到上面去,然后向前走100米,右转,再走20米。”

“为什么?”杰森问,而且就在5分钟前,他才刚刚默认了他不会问理由。

“快走!”耳机另一头的神奇女侠命令说。

不愧是亚马逊的女王。

杰森已经照着他们说的走到了那个莫名其妙地指定位置,他四顾看了看,除了一栋大厦的后门以外什么都没有。

“我要进去吗?”杰森看着那个总得来说基本不好撬的锁,思忖了1秒钟。

“不用!现在向后退一步,离门稍微远一点。”

杰森一头雾水地照做,然后下一瞬间,身边的铁门“轰”的一声被撞开,拿着一杯咖啡的迪克冲了出来。

两人看到对方还没来得及发出惊讶的声音,耳机里的下一道指令已经发出。

“稍微撞一下迪克,让他的咖啡撒到你衣服上。”

尽管不明所以,杰森还是侧身刚好挡在了迪克即将通过的路上,然而夜翼可不是随便就会被人挡住去路的人,他在半空中稍稍拧身,正好躲开了杰森。

而杰森突然觉得这是对他的职业生涯的一次考验。只见绿眼睛的青年后撤一步,向左侧硬是平移了半米,死死地挡在迪克要去的方向,却不想迪克用空着的手在他肩膀上一按,把他当做一个人形跳马绕了过去。

杰森于是立刻伸出手来抓住正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把已经要离开自己的人又拉了回来,眼看着迪克另一只手里的咖啡就要撒到他身上时,蓝眼睛的青年突然将手臂高举。

杰森这时终于完全处于咖啡的攻击范围以外了。

任务失败。

这么简单一个任务居然也能失败。

杰森真心实意地感觉非常惨淡。

而迪克则被他扎扎实实地揽在怀里动弹不得。

“嗨?杰森?”高举咖啡杯的高谭公子尴尬地说,“好久不见?你怎么在这儿?你在做什么?”

他似乎每一个字的发音都十分地不确定,但是态度总好过这几天他们偶遇的集合。

杰森在他们的胸口完全贴在对方的上面时,深呼吸感受了一下,发现自己远没有之前一个月所感受的千分之一烦躁。而且迪克比他稍微矮一点瘦一点的体型,非常适合拥抱。

“很好。”杰森所答非所问,然后基于任务已经完全以失败告终,他觉得也没有继续纠缠的必要,于是放开了手,虽然他不想显得好像做贼心虚,不过杰森最终在对方追问之前,转身就走。

“杰?”迪克显然一头雾水,事实上,杰森也是满头疑问号。

但是杰森在彻底看不到迪克前(他没有,绝对没有走几步就试图向后看一眼),又说了一句:“迪基鸟,停下喝那些会让你早衰的饮料。”

然后他迅速装作那种完全不像他的话确实不是他说的样子,回到了那群所谓专家的集合地点。

 

罗伊的样子像是已经笑得要背过气去了。

沃利吃爆米花吃得正欢。

杰森进门将耳机拍在桌子上。

“你们他妈到底是什么见鬼的人际关系处理专家!?”

似乎对这个问题已经有所准备,克拉克如同看一个被卖来的无知少年一样看着他叹了口气。

戴安娜于是回答他:“我们是恋爱专家。”

 

 

fin


目目的生贺!目目生日快乐!我爱你!

请不要介意我写得这么短。。。突然新写的。。。因为之前已经写好的那篇果然还是觉得不大好,所以(。

总之目目请不要嫌弃我!以后也和我玩好吗!

评论(4)

热度(173)